当前位置:主页 > 访谈主机 >重击专访/拒绝无脑!炎亚纶的「偶像派」宣言:「能力越大,责任 >

重击专访/拒绝无脑!炎亚纶的「偶像派」宣言:「能力越大,责任

评论414条
撰文/商台玉;摄影/王辰志

_DSC8078炎亚纶接受娱乐重击专访。

台湾娱乐产业环境的恶化早已经不是秘密,伴随而来业界的失败主义、政府的束手无策、开不完的研讨会、看不完的救亡评论,每个人都有一把号各吹调,因为综合併发的症状实在太多,不同角度把出不同的脉像,但就是下不了除病的良药。而这许多的声音中独缺艺人,一直以来他们相对沉默,直到炎亚纶在 Facebook 上的一篇推文,把演员的困境赤裸裸呈现出来,原来情况比想像的更严重,他更表明不参加三立华剧大赏,「戏」也似乎是再也演不下去了!

对产业说重话前,炎亚纶对不少社会议题也好发议论,因此有了「炎神」的封号,这个採访是带着「问卜」的心情,以关心娱乐产业的角度,试图将产业最重要的一环—-「表演者」的想法忠实呈现。


炎亚纶在脸书上回应华流专栏的风波。

「艺人是很多人追随的对象,一言一行的影响很大,要让好的萌芽还是坏的?艺人只要有追随者,就是偶像,就有责任不应该讲白目的话,有部份媒体就是喜欢把偶像标籤化、污名化,说我们无脑、是花瓶,『偶像』的定义应该更深,是能影响你思考、影响你长大 过程、影响你如何选择人生态度,责任是很重大的。」炎亚纶说话不是想像中快言快语,很多时候,他都会停顿思索正确想表达的词彙。

他说他从来都不是冲动发言,也非要製造话题,很多「大人」都会告诫他:事情知道就好、放心里就好、不用讲出来、也不可能改变什幺,而炎亚纶就是不愿意妥协,他选择不沈默。

当热忱被践踏的时候……

这一切,该从「下雨引发地震说」塑造了炎亚纶艺人以外的新公众形象而起。他回想起来还是觉得莫名其妙,不是理论对错的问题,当时只是想用轻鬆的方式安抚粉丝,不要太惊慌于频繁的地震,没想到引起这幺大的关注,家人陪着一起感受舆论的压力,而承受家人关心的眼光,是更大压力的来源。还好天蝎座自我疗癒的能力很强,炎亚纶在事实平反前已经渐渐放下,现在回头看不过就是一场无妄之灾,感受过有记忆以来,最强大压力的震撼教育后,以后的发言就更是无所畏惧了。

对于在 FaceBook 发表意见批评电视台,就算冒着以后真的可能不再合作了都要讲出来,炎亚纶认为他只是诉求艺人的底线:有剧本。之前拍戏时,剧本角色前后个性差距很大,因为编剧赶写剧本赶到自己也混乱了,导演、男女主角都在等待答案,忙到昏天暗地的编剧也只能再把问题丢回给製作人,演变到后来演员在现场跟导演一场一场重顺剧本,当你累积演戏经验到第十年,有些生硬的对白,就算只是一句简单的台词如『我爱你』,没有原因也没办法就这样冲口说出来,必须先说服自己才能演给观众相信。剧本出得慢就会更期待,但当结果出来完全不符合期待,剧情前后矛盾,角色最初的设定也被推翻时,当下心都凉了,直觉那前面几集不是白演了?知道电视台对剧本的控管会有一定程度的介入,私下也会向电视台长官沟通争取,努力想要保持整部戏故事的完整性。

「演员要準备就必须有剧本,这是最基本的,因为有剧本,你才知道角色在故事当中经历了什幺变化,上一场和下一场中间经历了什幺?也许我哭了,也许我变坚强了,但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情绪反应,都需要剧本来帮助演员找到答案。」他记得,在《死神少女》(2010)担任串场主角时,导演周美玲要求每个演员逼着要写自己的角色自传,好多人都写了好厚一本,炎亚纶只写了两页纸,交出去都觉得汗颜,即便如此都对表演有很大的帮助。「演戏不可以只是唸台词照着剧情走完,讲话的语调、眼神的背后,都应该有原因,这样表演才会有层次,而剧本是最基本的,不要说全部出完,最少要给个五、六集吧。」

_DSC7996炎亚纶并非快言快语,都是经过思考才发声。

他在三立演出了三档戏,2013 年和郭雪芙合演《就是要你爱上我》,加上《爱上两个我》(2014)和《后菜鸟的灿烂时代》(2016),他很感谢三立让他的观众群从国小国中生扩大至妈妈层,但当初说好要一起改变台湾,製作出不一样的作品,彼此之间有很多的承诺,但三部戏拍下来,经过好多沟通、经过好多挣扎,仍然改变不了现状,只能硬着头皮把戏演完。

「拍戏是一个不断妥协的过程」是炎亚纶从事演戏工作最不能理解的一句话,虽然很多同业、前辈、老闆把这句话挂在嘴上,但妥协必须要有限制,不能低到底线之下去妥协,那不如不拍,他带着这样的心情想要和製作单位、电视台一起前进,但掏心掏肺之后并没有看到改进:「当然生气,因为自己的热忱被践踏了。」想过发言后会有什幺后果吗?炎亚纶说:「已经不在乎了,因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,台湾最具指标性的电视台,应该要比自己担负起更大的责任。」

事实上,他不是唯一的艺人对台湾的剧本有意见。参演植剧场新戏《荼蘼》的杨丞琳,最近接受天下杂誌「为台湾戏剧寻下一个花季」专访,和编剧徐誉庭一起喊出「失去的荣耀,我们一起找回来!」表达了和炎亚纶类似的诉求,宣布未来只接演「完整的剧本、完整的角色」。

「炎教授」的角色在採访过程中不时上身,感受得到炎亚纶对改善艺人工作环境急切努力的心,也感受得到他为了对自己的发言负责,做了不少功课与準备,对产业里的「大人」们来说,他的话也许刺耳,但如果听到这些建言后,「大人」们的选择是反省改善,而不是公开叫阵或是引媒体围剿,那才会是产业之福。

演公子不能只是装样子

最近炎亚纶接拍了中国製作的新戏《一路繁花相送》,第一次接触大陆的连续剧组,谈到最大差别,除了剧本,还有製作的细节。

20160726101005725《一路繁花相送》为炎亚纶参与的年度大戏。

出发之前他已经拿到十三集剧本(预计三十集将近一半),十三集被装订成厚厚的一本,导演刘淼淼是名导陈凯歌与冯小刚的剪接师,六十几岁的资深电影工作者,剧的製作规格很高,为了一个场景的拍摄需要,直接在山坡上开出一条路来,「讲白了就是有钱,但有钱怎幺花,他们就是愿意花在製作上,拍到最后,甚至动用四台拍电影等级的摄影机来拍电视偶像剧。」

在这齣陆剧,炎亚纶和以《何以笙箫默》重新走红的香港演员锺汉良合作,饰演的男二角色仍然是他惯演的有钱贵公子,笑称自己看起来也许就像个有钱人,好像很难有机会演穷小子,引得大家都笑了,但两岸两地演有钱人有什幺不同呢?「就是真的有钱,在剧中开玛莎拉蒂、游艇,办公室豪华气派,造型找黄薇老师,第一次试装全部都是一线品牌,道具、陈设都是用真的,完整的剧本也给了帮助,演员节省了一大半的力气,只要专注培养自己的情绪,以及和其他演员的配合。但回到台湾,这些都是奢求,要当一个有钱人都当得很辛苦,你要装,要很辛苦的装。」

_DSC7787炎亚纶对改善艺人工作环境非常在乎。

他在拍「后菜鸟」时,为了呈现到位的剧中形象,只能自己出钱解决,甚至连妆髮都是自己出钱从片酬去 Cover,因为剧组製作预算有限,现实的演出环境如此,但越不投资越节省成本,只会让饼越来越小,到最后可能大家会连饼都没得吃了。

台湾连麦克风都不能换吗……

在演偶像剧之前,大家对炎亚纶的记忆就是飞轮海的一员。台湾歌坛的偶像团体很多都是凑出来的,阶段性的分合是必然,以飞轮海来说,吴尊、汪东城是当时团体里更主要的角色,炎亚纶在四个人当中本来就显得特殊又有点疏离,结果十年下来,吴尊已经退出演艺圈、汪东城转往中国发展,辰亦儒以主持工作为主,最后留下来更全面多元发展的反而是炎亚纶,演艺这条路,不同的机缘与经历的累积,一开始还真的是很难预估到最后的结果。


炎亚纶于脸书的发文。

炎亚纶特别记得一次在韩国亚洲音乐节的演出,东方神起紧接着飞轮海出场,让炎亚纶彻底惊觉双方的差距有多大。原来人家的表演可以高到那个程度,双方根本不在一个水平上,深刻感受到飞轮海再走下去的危机,建议公司给他们更多的训练,但因为上课都是四个人一起,课程没有差异化,也相当程度体现了台湾的培养教育还无法因材施教,「自己是多元入学第一届的白老鼠,亲身的体验台湾现在整个社会和各个产业发生的问题,归因都是教育问题」所以,「教育」自然也成了炎亚纶关心的主要议题之一。

脱离红极一时的飞轮海,炎亚纶知道一定会经过一段低潮期,知道要重新整理自己,不能只是待在那个团体受欢迎的高度上,而不去填补自己在那个高度上应该具有的实力。「单飞后所有的一切都要靠自己,当第一次独自站在舞台上,才知道四个人一起的时候自己出的力有多小,以前个人的不足其实是被团体遮掩了,2011 年发行《下一个我》单曲时,在签售会宣传的舞台上演唱,感受到很大的压力,大到连手都几乎拿不住麦克风。」

近年炎亚纶也进军日本发展歌唱事业,日本的製作人觉得炎亚纶有个不错的 vocal(嗓音),比较台、日两地,录音光是麦克风的选择就是很不同的经验,在日本他什幺麦克风都可以用,因为不同的麦克风收的音质音色都不同,有的高音好、有的低音佳,在台湾製作人:「你就适合 149 啊!」因为收的声音比较圆润厚实,炎也嚐试过碧昂丝用的 Telefunken,製作人就是觉得不适合,到最后还是 149 到底。最近炎亚纶在网路上看到一支影片,上下两支麦克风分轨收音,混音后也许声音会更立体,下次会建议日本製作人也试试看。

image002最适合炎亚纶的声音?! 型号 Neumann M 149 Tube 的麦克风

「在华语音乐圈发片多年,很少能像日本这样玩音乐让自己感动,音乐应该没有框架,不在意流行、主流与否,该自由自在的玩,每次抱着学习的心情去日本工作,从听到 demo(试听带)到录完歌曲的过程都很开心,录音的方式很多样、不制式,充满了实验的精神。」

他认识了一支已经解散的庞克摇滚乐团 JUDY AND MARY 的吉他手浅沼拓也,TAKUYA 很喜欢炎亚纶的声音,决定为他量身写歌,两人一起玩音乐的缘分就因此结下。已经有一阵子没发中文专辑的炎亚纶,计画用在日本製作音乐的方式,和 TAKUYA 先创作曲再配上中文歌词,来製作自己的下一张中文专辑。但在此之前,他先去美国短期找老师一对一教学,希望将来可以让大家看到一个更专业的炎亚纶。


AARON(アーロン)-『MOISTURIZING』JAPAN ORIGINAL 1st SINGLE

超过十年的演艺路,11 月 20 日要过 31 岁生日的炎亚纶,最不想被贴上「不知感恩」的标籤,出道至今都没有离开唯一的经纪公司-华研国际,感念从合体到单飞,公司不管是戏剧或音乐上一路栽培,也是因为感恩,访问的过程中也不忘记一再感谢三立对他成长的帮助,但最终还是选择大声说出他身为演员对产业的诤言:能力越大责任越大,不只是为自己,也为了帮助同业,不论最后结果如何,起码努力争取过,也做好承受所有可能被反击的心里準备。套用他的话想问问台湾娱乐产业里真正有资源的「大人」,你们的责任不就是该承诺所有从业人员,在不妥协牺牲专业的标準下, 提供一个最基本的工作环境吗?!

炎亚纶于脸书宣告他不会参加华剧大赏。

英文专访:HE REFUSES TO BE CALLED A BRAINLESS PERSON! AARON YAN SPEAKS UP FOR ACTORS WHO ‘LIVE-BY-LOOKS’: “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.”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

  • 相关推荐:
  •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: